微信:XD439900
兄弟代写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五花八门 正文 五花八门

蒋胜男谈创作:要尊重观众而非讨好,追求“人人爱”是无用功

jmwjgs88 2021-01-20 五花八门 43 ℃ 0 评论

图为8月12日上海书展,蒋胜男在与浙江文艺出版社战略互助签约仪式流动现场,为读者署名赠言。浙江文艺出版社供图 新华网发

新华网上海8月22日电(文星月)2020上海书展时代,新华网专访以创作历史题材著名的作家、编剧蒋胜男,约请她讲述自己的创作理念,以及从事网络文学创作二十余年来对行业内部变迁的思索。

曾在采访中被媒体形容为“江南女子”“温柔知性”的蒋胜男,谈至兴浓时,身上“敢想敢说”的锐气让人受惊;但忆及她所塑造的那些个性鲜明的女性角色,又让人以为天经地义。譬如,当提到现在已是一种创作标签的“大女主”,蒋胜男以为,“大女主”不在于事业、恋爱何等风景,而在于其背后履历并战胜的一系列难题;谈及短视频等新型娱乐方式给文字行业带来的挑战,蒋胜男则直言,应当正视现代社会中信息载体的转变,而非一味视新事物为“异端”。

长年的网络写作生涯,给了蒋胜男纵观网络文学发展史的视野和底气。在她看来,网络文学创作者和受众从最初的“社会精英”到“都市小康”,再到“网吧”和现在的“村村通”,准入门槛虽然不停降低,但其背后隐含的信息交换给整个社会带来的积极面仍然大于消极。“它能让所有人知道,原来别人有那么多差别的活法。”蒋胜男说,这是她眼中“网络改变社会”最主要的意义。

文学人物可以成为现实生涯的坐标

新华网:您这次携近作《燕云台》来到上海书展,书中主角萧燕燕(编者注:即辽朝萧太后萧绰,小字燕燕,故又称萧燕燕)以及此前《芈月传》中的芈月,都是各有千秋的历史女性人物,您在塑造这类角色时一样平常若何掌握?

蒋胜男:我会只管让笔下差别的角色在性格特征上拉开距离。好比芈月是一个很坚贞的人,萧燕燕则是一个直接、活跃的人,这些性格特质源于她们各自人生中的转变。

当我写作的时刻,我从不单单去写一个人,更多地是在写那段历史。好比我写芈月、写萧燕燕,不是由于这两个历史人物溘然让我一见钟情,是由于我想写一个大时代下,群体在十字路口若何决议。这些决议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做出的,只是写作的时刻,需要挑选合适的人物作为代表。

包罗写人们口中的“大女主”,我以为“大女主”不在于事业多乐成、男人多爱她、她有多“开挂”,每个人实在都不容易,就算看上去有“挂”,背后往往也履历过许多的袭击,在我看来,现代女性是想从中获得一种情绪共振的。

新华网:您说的情绪共振是指?

守护好语言文字这一民族文化的根

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生命线,对外是展示,对内是凝聚。百年中文,内忧外患。早在十年前,我们在调研中就发现,学生对中文和对英语的认同不可同日而语。在当时考试指挥棒下,很多人重视英语而不重视中文。时间的花费也远不成比例:相较于学母语,中学期间学外语时间大概是2至3倍,到了大学更...

蒋胜男:打个譬喻,我们在生涯中会履历乐成、失败、被倒戈……种种情况下发生的情绪,不能完全被亲朋好友劝慰和消化,就可以在文学人物身上寻找共振,或者说一个“情绪坐标”。这个坐标可以是“坏”的,让我们知道遇到事情最糟的处置方式,生涯中决计不能这么做;也可以是正面的,让我们知道遇到挫折的时刻若何重新站起来,甚至让自己变得更好。

文学人物带给读者的共振包罗情绪上的,也包罗命运上的,由于人类对生命的疑惑是相通的。这些情绪履历和心里的折磨,也需要作者投入沉醉式的写作。

新华网:说到沉醉式写作,作为一名生涯在现代的女性,您在创作中怎样处置自身和作品所在时代价值观的冲突?

蒋胜男:我发现我们对古代可能有一种贴标签的倾向,以为它是“封建的”“榨取的”“坏的”。实在时代差别,规则差别,但每个人对事物的处置有一定逻辑,人性趋利避害,这个逻辑一定是稳定的。

创作者尊重观众,观众自然会尊重你

新华网:您适才谈及,文学人物可以成为读者生涯中的坐标。但读者能否接受一个“坏坐标”,他们以为的“坏”和创作者心中的“坏”又是否统一,值得商讨。

举例来说,近期一部引起争议的电视剧中,女主角履历了丈夫出轨、被丈夫牵连欠债、自己卖房卖车还债,但编剧并没有放置她“死灰复然”,只是在了局脱离上海,到深山重新创业,不少网友对此大加吐槽“别说这是现实,上班这么累就想看点爽的,为什么恶心我”。您也是一名编剧,对观众与编剧在认知上发生猛烈冲突这种征象怎么看?

蒋胜男:我的看法是,编剧在创作中简直可能想追求现实感,由于我们都知道,例子里的事在现实生涯中是会发生的。问题在于,若是一部剧的开头看起来是“爽剧”,就会开启某种误读。观众带着“爽剧”的期待看下去了,最后编剧突然要和观众“讲现实”,这会激起观众的气忿——一家餐馆从外面看是鲁菜馆,到了上菜的时刻突然端上一盘川菜,那主顾一定有情绪反应啊。

固然,这也可能是电视剧剧本的创作体制导致的,有时刻一部戏的剧本涉及多人创作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又可能都市以为开头三集之内要有一个稀奇爽的器械来“出圈”。这就要看影视剧的创作意图有没有一以贯之,每个编剧到底在往一个偏向协力,照样往差别偏向使劲?

我以为,编剧讲现实,观众自然也会尊重你,条件是从一最先你同样尊重观众。咱们不能永远以为“这届观众不行”,你是写给观众看的呀!或者作者也可以完全不理观众,自己做一些冷门的、甚至注定会刺痛甚至冒犯观众的题材,像影戏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或者日本作家太宰治的一些著作,但这些让你“不爽”的器械从来不会包着一层“爽”的糖衣送给你。

图为影戏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剧照。图源/豆瓣影戏

版权说明:如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 兄弟代写网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

兄弟代写网是一家专业原创文章代写的网站,专业代写各类原创新闻软文稿件,代写各类软文,工作总结,网站更新,演讲稿等等一对一服务,客户的满意是企业的宗旨!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
网站地图关于我们